嘎嘎的小饺子

一个写短文和开跑车的饺子🌞

天使与魔鬼 第一章

主宜嘉副伉俪牵绊◆

△我们是互相眼里的天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自己世界里的魔鬼▽

       对人来说天使与魔鬼只是一瞬间的欲念,可是谁又想天生是魔鬼呢?王嘉尔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,他生来就是魔鬼,可是他却有些天使一样的面容,但是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利器……

      Bam每天在王嘉尔的耳边唠叨着要去人类世界看看,说自己要去看看外面还有没有比自己还帅的人,王嘉尔有时觉得Bam真的是孩子,精灵古怪的像个小天使,可能因为他是天使和魔鬼的结晶吧,Bam的父母来自不同的种族,两个人经历了很多的困难最后孕育了Bam,他们希望这个结晶能够改变两个种族的看法,天使和魔鬼是可以在一起的,他们可以互相爱着对方,终此一生,可是一生下来的Bam在天使和魔鬼两路变化,最终一边脸上留下了胎记……Bam从小受其他人的排挤,嘲笑,但是他没有放弃去争辩,他承认自己很奇怪但是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独特也很帅,王嘉尔和Bam是在废墟认识的,当时的王嘉尔没有亲人什么都没有,生活在废墟的他过的一塌糊涂,他希望自己有朋友,有至亲……Bam在废墟里带回了他,两人的感情直至现在,“ 嘉尔,你说人类世界有比我帅吗?”Bam一直在重复这个问题,让王嘉尔感觉他已经重复了十八年这个问题,王嘉尔放下手中的铲子,叉着腰翻了个白眼对Bam说“ 你顶多是妖娆 ”,这样幼稚的对话真的仿佛重复了十八年,即使天天重复说着他们也没去人类世界,别的魔鬼说:去了人类世界的魔鬼就再也回不来了,他们被洗去了灵魂,被改变了一切……​即使是这样,他们也希望出去走走,看看人世的样子,洗涤这长久在这里被污染的心灵,王嘉尔和Bam本性不坏,说他们是魔鬼倒不如说他们是坠落的天使,​他们不想生来就是魔鬼,只是他们无法改变命运罢了……

      王嘉尔眼看彼岸河的桥就要升起来了,也许还有些时日,彼岸河是通往人类世界的唯一通道,想要去人类世界就必须等到彼岸桥升起,王嘉尔推开Bam的房门,慢悠悠的倒了点水,然后盘腿坐在床边:“Bam,彼岸桥要升起来了……”Bam立刻从床上蹦起来,“真的吗?那我们去人类世界吧!”王嘉尔看着嘴角带笑的Bam,想来他是真的高兴吧,可是去了万一碰到什么事呢,这个想法闪现一过,但是也立刻没有了,既然Bam那么想去,那自己就陪他去……

      彼岸河河水涨起彼岸桥也随之升起,王嘉尔和Bam两个渴望去人类世界的魔鬼也算满足了自己的心愿,两人大半夜过了彼岸桥,彼岸桥通往人类世界的地方是一个医院,王嘉尔和Bam刚刚到达,就看到了一场生死离别……看着跪在地下哭的一塌糊涂的家属,还有那个被白色床单盖住的逝者……Bam的笑脸拉了下来,看来死神真的会把人的生命夺走啊……王嘉尔看着Bam愣神,就拉着他走去了花园里,夜间的花园里安安静静,天上还有些许繁星,不像他们那里一样一片漆黑,Bam看到了好看的玫瑰花,径直走了过去,王嘉尔也到处走了走,花园的中心有个亭子,王嘉尔走到那儿时,看到一个男人,这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孤独,淡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轮椅上,显得有些悲凉可凄,他拥有天鹅一般的脖颈,还有一双好看的手,只是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苍白,可能是发现了自己在看他,他慢慢的把轮椅转过来,露出了天使一般的笑容“ 你是在看我吗?”段宜恩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,大大的眼睛,可爱的小括弧,粉红的嘴唇,活脱脱像个天使,段宜恩看他不说话,笑着说:“小天使,你叫什么?”小天使么?王嘉尔不禁自嘲,真的长得像天使么,可惜了我是魔鬼啊……“我叫王嘉尔,可是我不是天使”,段宜恩看着王嘉尔,然后问他:“你是得了什么病吗?怎么会在医院 ”王嘉尔摇了摇头,在亭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“你的腿怎么了?”段宜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,笑道:“我的腿啊,为了一个人,你说它是不是傻”王嘉尔愣了会,点了点头,说了很久,Bam看够了玫瑰,可是发现王嘉尔不见了,转头就到处找“王嘉尔…王嘉尔!!!”,跟段宜恩说话说到一半的王嘉尔听着Bam的鬼喊鬼叫,然后匆匆和段宜恩告别,“下次再见”段宜恩笑着和王嘉尔挥手,王嘉尔说了句嗯就跑去找Bam了……

       王嘉尔和Bam两个人,刚刚来到人类世界,不曾想过住的地方,Bam说还好我们到的是医院,不然就没地方休息了,是啊,幸好到的是医院,“Bam,我刚才遇到一个人,他好像天使……”王嘉尔喃喃的跟Bam说,Bam刚刚躺在长椅上听到王嘉尔的话又坐了起来,“真的吗?他长什么样?”王嘉尔回忆起段宜恩的面容,“ 乌黑的头发,高高的鼻梁,还有精致的五官,天鹅一样的脖颈,还有一双好看的的手……”Bam听了王嘉尔的描述,感觉王嘉尔说的有些夸张,“哎~夸张了吧,哪有人长那样啊 ”是啊,王嘉尔也不相信,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……Bam看着王嘉尔一言不发,咯咯直笑:“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哈哈哈 ”王嘉尔白了他一眼,Bam立刻收起欠打的表情,默默躺下休息了

      王嘉尔在想着段宜恩,那温柔的一发不可收拾的语气,还有那张好看的脸,王嘉尔摇了摇头,又想到了Bam刚才说的话,然后拍了拍脑袋,喃喃自语,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,只见过一面而已,说不定以后还见不着了,我只是同情他罢了……
       ​

评论(1)

热度(38)